喝茶的柚子

cp吃的很杂……主ow和APH

AO3停车场之TOP GENJI

好人一生平安

我只是注册个账号,没别的意思:

众所周知AO3上的SHIMADACEST(岛田骨科)TAG是不表现上下的,但因为本人是想吃源氏攻的心情,想一口气吃的都是TOP GENJI!所以只好自己一篇一篇SCANNING了!

按KUDOS和已完结一篇一篇扫到了第五页,还有九页,累了,而且还没看完,就暂时不想SCANNING了(。)缓了一段时间,私藏了一段时间,然后最近感觉中文TAG有点干涸,就觉得还是分享出来实惠大众吧。

一些预警:

因为只有上了才分得清攻受,所以几乎都是车,几乎,都是车。

因为都是短篇,所以几乎都是PWP。

因为是SCANNING且英语不好,所以错了被雷也别找我啊。

强调一遍!如果半路杀出互攻或者逆也不要揍我啊!但可以和善友好的告诉我,谢谢谢谢,先谢谢你!

最后一点废话,AO3上几乎都是英文,我扫的也全是英文。




Some Shimadaces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37377/chapters/19572625

(这篇我scanning了巨久!话超多!而且根基还说了句“虽然我做了很多被fucked的功课来着”,结果貌似被他哥拒绝了笑死。。。看得眼花了不知道看错没,互攻吧其实,但本篇没有描写,所以还是top根基)


tell me how i can get to where you ar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32850

(TAG里明确标了bottom藏)


Love Taps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30299/chapters/21140804

(TAG里明确标了bottom藏)


Hero Worship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89921?view_full_work=true

(BJ,没插)


Play With the Sound On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15934


Saturday Morning Cartoons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33682/chapters/24592617


I will love you mor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24296


My blood, my soul, my brother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101125?view_full_work=true

(长篇,似乎没有插入描写,看起来还不错,就马个)


morning tea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71494

(没插,弟玩哥奶)


Marked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10914/chapters/18074113

(PG级,长篇soulmateAU,貌似没插)


So He Though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15669

(TOP GENJI TAG)


from this moment, go forward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61770

(PG级表白)


You'll be min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93021


an alternative for meditation in ma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87843

(性转藏)


A Matter of Need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37366

(TOP GENJI TAG)


Inescapabl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8720


Devotion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02178


Craving (that only you can satisf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25592

(TOP GENJI TAG)


Handsom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12733


White Flag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90898


Let Me See You Stripped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02934

(TOP GENJI TAG)


I did it for you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47590

(搞被目击然后根基把目击者咔嚓的故事)


from castles built in silence, let us play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002280

(破镜重圆之拉灯)


Liminal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42659

(5皮肤搞哥)


Lose Control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05978

(神秘战队男捣乱岛田家生意被抓后居然被岛田老大要求。。。!)


Family Business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93649

(超辣的)


没了。


梦·琰

cp:孙膑x蔡文姬
预警:意识流,无逻辑,短。
             ooc,渣文笔。
1.
    孙膑总是梦见那个人的瞳孔,翠绿色的,璀璨仿佛能从中掉下星星的眼睛。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黑色的梦都明亮了起来。
   而她总是笑着,所以梦没有一刻是黑暗的。一直都是一个美梦。但只要孙膑睁开眼,记忆中的她又变得悲伤得几近绝望了。
   所以梦又黯淡了。

2.
   鬼谷子发现孙膑的状态很不好,就问了他原因。当听到孙膑苦恼地道出理由时,他抬起手,给他布了个阵。
   “如果今晚还做那样的梦,就告诉我。”鬼谷子说。“你的心里,可能多了些什么。”
    孙膑不明白,可他还是乖乖照做了。他把没有变化的梦境告诉了鬼谷子,而鬼谷子却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点头示意他听到了。
    “好吧。”鬼谷子说。“看来你的心里确实多了什么,对于心病,我无能为力。”“为什么,师傅。”孙膑问。“明明我的每一天都一模一样的索然无味,却会出现这样异常的情况?”
    “我不知道。”鬼谷子说,“可你可以想想办法。比如,问问她。”

3.
   问问她?
   孙膑认为这个提议有些荒谬。问谁?一个梦中的、不存在的人吗?这不就代表我认可一个虚幻的东西的存在了吗?
   可当孙膑再一次进入那个梦中,他还是开口问了。
   “你好,请问你……为什么要突然来访我的梦中呢?”
     女孩只是报之一笑。
   “因为我喜欢你呀。”
    孙膑这一次醒来,梦仍旧是明亮的。

4.
    孙膑不再去找鬼谷子,他开始学习怎么成为一个浪漫的、温柔体贴的人,周围的人都替他高兴,认为他有喜欢的人了,但他突然有一天半途而废了。
     他重新去找鬼谷子,继续潜心修炼,鬼谷子也没有追究他的离开。
     后来伙伴们渐渐忘了这事,日子又变回之前一样。
    只不过现在的孙膑不同往日了。
    他的心里多了点什么。
    是什么呢?
    “琰”。
    那是鬼谷子在孙膑的命数中,找到的一个最美好的未来。

5.
   孙膑不再做那个梦了,改做另一个梦。
   他梦见他和那个女孩一遍又一遍地走过漫长的路程,抵达一片美丽的花田。然后他们笑着跟对方说再见。
   一遍又一遍的再见,一遍又一遍的重逢。
   孙膑这一次没再求助鬼谷子,而是自己做出了决定。
   “我喜欢你。”
     在无数遍的轮回之后,孙膑在再见之前抢先一步道出了自己的心意——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而那个璀璨得仿佛能够灼伤人的女孩,也做出了选择。
    “嘿。我也是。”

0.
   “我叫蔡文姬。”
     孙膑有些失望。
    “当然。”蔡文姬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你也可以叫我——
    “‘琰’。”

   

【源藏】雨

ooc,文笔差评,设定为源藏两人命运交换,意识流,bug一堆。
cp:岛田源氏x岛田半藏

————————————————————

   闪电又一次撕开了天空,催促雨下得更猛烈一些。岛田半藏跪坐在窗前,全然不顾有可能打湿机体的雨滴,不动如山。他看向簇拥在一起的乌云,水滴掉在他的鬓边,从外边带来刺骨的冰冷。半藏还是没动,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机体损坏,也不担心会遭受两位指挥官和医生的警告。

   这刺骨的冰冷与当年温柔的雨季完全不同,却仍促使他想起了那毫无章法的决斗。源氏是慌张的吗?还是坚定的呢?或者是难以置信?半藏承认自己无法将细节说的明明白白,但看不清在那场决斗中被动的胞弟的表情还是足以让他垂下了头颅。

   时间的冲洗让他淡去了当年撕心裂肺的痛苦,却不足以让他忘却那场如野兽相互撕咬的决斗,他本能地不愿回忆起,只愿怀念还未进入道场时兄弟俩的美好,那像个烙印。

   半藏轻啄碗中的清酒,抬头看向遮住了月色的屋檐,“源氏,下来吧。”

   “抱歉,哥。”源氏跳下屋檐,站在他身边。声音小如蚊蝇。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女子的体香。“那酒是真的毒……明明第一口还没什么感觉。”

   “明明是你自己管不住嘴。”半藏有些醉了。他在朦胧中发出了清醒时绝不会发出的嗔怪。“明明都已经成年了,却还是小孩子心性,还是会违约。”“我就是哥哥一辈子的兄弟嘛。”源氏似乎是发现了半藏并没有真正责怪他,竟也跟他开起玩笑来。“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明明我有很努力地藏身想要吓哥你一跳的。”

    酒精撕开了半藏少主的架子、拖住了他的思考的速度,让他训斥的话语染上一丝得意,孩子气地紧皱的眉头放松了些。“你身上的香味和劣质的酒味太明显了,更何况……”

   你可是我的灵雀啊,我怎么会找不到你呢?

   半藏的嘴张张合合,最终选择不开口。最后一点理智迫使他闭紧了嘴。源氏似乎并不在意他反常的行为。反倒是一屁股坐在半藏旁边,抢过他斟满清酒的碗,轻轻地将唇印在仍残存温度的碗口,将那透明的液体往嘴里灌。

    “真不错,不愧是哥哥。”源氏咂吧咂吧嘴。“来,哥哥,难得你有兴致喝酒,就带一带你可怜的弟弟吧。”

    后来呢?

    半藏不再记得了。他只记得血液从身体流出的无力感和源氏的眼泪滑过自己脸颊残存的温度,温柔的水滴仿佛能穿过他的脸颊,滑过他充满血液的喉,裹住他不断在心口跳动、不断散发出热度的地方。

    源氏哭了。

    是因为我吗?

    半藏想。胞弟久违的泪水让他同样感受到了悲伤,他难得地想要痛哭,但他的眼角干涩,无法因自己的死亡而落下象征脆弱的泪滴。

   源氏低声抽噎着,慌乱中甩下的刀落在将死之人的身旁。

   你为什么仍不逃走呢?

   我的雀鸟啊,不必再为我停留。

   去做你心心念念之事吧。

   源氏开始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半藏,他抓得这么紧,让半藏出现了他们本为一体的错觉。

   那个雨天出奇的温暖,那是连他渐渐发冷的身体都无法驱散的热度,伴随他的还有源氏胸膛中不断响起的雷声。
 
   源氏伴他闭上眼。

   半藏不再想下去,胞弟的呼唤突破时间之流萦绕于耳边,促使他属于人类的心发出警告般的疼痛。他擦了擦鬓角上的雨滴,关闭了电源,躺在床上。

   枕边薄如蝉翼的雀羽伴他入眠。

就是要麦源藏1-19 and键盘君的车车 整理了一下喵w

六薰没有猫:

整理了一下……谢谢各位dalao们一个月来的评论 点赞 推荐 支持!!!


虽然写的一如既往的烂


但是我还是求 dalao们评论 


会写到他们三批!!应该会吧!!


【初见01  02  03 04 05 06 07 】


【重逢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危机18 19……】




【源藏车(源藏的剧情被塞在车里……喂) 雀之谋         心结     族会


【麦藏车     杰西的六发子弹    浴室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朽异录 .:

建议各位写商稿的人看看。“如何坑到更多的稿费。”


八司乳酪:



周泽楷的绝对男友: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无题•一个小预告

法贞的预告,全程纯法贞。
文笔很差,法叔的ooc很严重,套路很烂,微量史向。
—————————————————————————

“王。拜托您了。”

贞/德眼神坚定,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那感觉令他沉醉,可他又觉得贞德眼里看到的只是一面会动会说话的国/旗。那场战役贞/德真的没有回来,她的骨灰被撒到英/吉/利的领土上。只留他一个人在法/兰/西的土地上立一个没有主人的墓碑。

那时候的一笔一划也是他刻下的,平静地,熟悉地令人心碎。他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太无能了,太懦弱了。

【红色腐向】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故事而已

cp: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中露中)

起名废,标题党慎入,新年贺文,短小预警(所以为什么不是HE

露熊是通缉犯,老王是警察(灵体)。(其实并没有怎么运用到)

重要角色死亡有,开放性结局(其实是因为卡了就直接当做结尾了)

大概会有后续吧·····?

————————————————————
王耀睁开眼睛的时候,伊万还没醒。年轻时的不加管制终于向这个年轻时把警察们耍的团团转的通缉犯来讨债了,伊万的身体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弄垮了。

现在他的银色发丝上,也终于长出了证明时间的白发,那混杂于伊万不予打理的凌乱发丝间,却真实的存在于那里,伊万似乎并不在意老去这件事情,在知道自己长出白头发的时候只是灿烂地对镜子报以一笑,没有去做和其它人那样幼稚的举动相同的事情,譬如把自己的头发再染回去什么的。

他长大了。王耀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叹息了一声。在伊万初出茅庐的时候,王耀就已经即将面临退休了,他的名字传遍整个城市出现于通缉令上的时候王耀已经长满了白发,而当伊万“退休”的时候,王耀已经死了。

是的,他已经死了。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安静的午后,他在自家门口看书,刚回家的王湾去为他拿他幼稚的可笑的背包时,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椅子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永远。

他与伊万你追我赶了大半辈子,现在他们终于肯好好的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了,纵使他现在已经是不存在的了。 王耀其实有想过再一次站在伊万面前,可这个想法几乎是一瞬间就被现实击垮。他们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方式黏了一辈子,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王耀知道,在伊万得知他的死讯后的第一句话所包含的含义。

王耀答应过伊万在一切结束后选个地方和他度过最后的时间,至少王耀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伊万,嘴里最后一句,是他的名字。可现在伊万只能怀念着他一个人孤独地徘徊于世间,然后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让王耀陪着他走完最后一道坎。王耀曾经想过如果没有这个命中注定的意外,他会怎么样。兴许会在最后一秒紧伊万的手,呼唤他的名字,伊万大概不会哭,他在很久以前就遗弃了这个本能。

伊万·布拉金斯基,告诉我,你在我身边吗?

一直都在。

然后他会没有任何眷恋地闭上眼睛。

【红色腐向】于下雪的五天里01

关键词:亲吻 正装 灵魂互换。

暧昧清水,非国设,私设多,ooc严重,名字乱取的,不要带脑看。
cp: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露中露)
无副cp,其余皆为友情向或亲情向。
————————————————————

Day01   

一、
王耀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反反复复做了很多个仰卧起坐,最终还是没有爬起来。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秒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对。每个人在更换了身体后都会有感觉,这出于一个人类的本能。

他揉了揉伊万的头发,伊万并不常打理自己的头发,这点王耀一直都知道。他不止一次看见伊万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房间里出来,那模样有点好笑又有点瘆人,特别是伊万还顶着他那灿烂又无邪的微笑的时候。

这是王耀今年第一次和伊万互换身体,他看起来在没有他的时候也过的不错,手机都翻新了。王耀拿起来翻了翻,里面并没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伊万其实是个很无趣的人,他连日记都不会浪费时间去写,最近他似乎很清闲,并没有什么工作。

早知道这几天要和他换身体就不接受上司的扔锅了,王耀前几天刚答应他的上司来伊万所在的城市附近出差。他们两个人如果恰好碰见倒没什么,但是如果“王耀”和“伊万·布拉金斯基”见面就真的会让人十分郁闷了,王耀和伊万约定过在彼此身体里的时候不会与对方相见,那肯定要露馅也肯定会很尴尬的。

伊万现在大概已经坐上了飞机吧?

王耀郁闷地把放在床头的围巾和大衣套上,并拿出水管塞进衣兜里,动作轻松而熟练,仿佛已经上演了几万次。

房子并不大,空荡荡地一个人都没有。这很正常,娜塔莎早就因为学业不舍地离开了伊万的家。虽说伊万似乎对此表示欣喜若狂,当然王耀无法想象伊万欣喜若狂的样子。

二、
阿尔弗雷德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王耀一个人坐在桌子旁吃东西。房子似乎被打扫过了一次,一尘不染的地面晃的阿尔弗雷德头都晕。

“伊万,你今天又搞什么?”

“……”

为什么要加又?王耀抬眼看了看他,
王耀往嘴里塞了口蛋炒饭,然后去厨房里打了一份给阿尔弗雷德。他为了做这份食物花了挺长时间,伊万家那快要生锈的厨房用具和空空如也的冰箱让他十分难受。

“你下毒了吗?”

阿尔弗雷德对这碗食物的可食用性表示怀疑。他不信伊万人格和厨艺好到这种地步。更何况这个美/利/坚小伙子还是只吃的惯快餐和他的哥哥做的食物。

所以附近什么时候出现了卖蛋炒饭的地方?

“没有。”

“反正我也不吃。”

阿尔弗雷德嘀咕了一声,把碗推给王耀,拿出了塑料袋里的快餐,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那你那份给我了?”

“好。少吃点对身体不好。”

王耀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塑料袋,对里面的食物表示不屑。但他下意识地关心了一下这个仍活力洋溢的小伙子,却不料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奇异的表情。

……怎么了?
他的演技的确不太好,但也不会看上去很奇怪吧?王耀歪了歪头,仔细地思考了一下伊万和他的相处方式,那个时候伊万话的确挺少的,基本都是标准的问候,但是却意外的十分关心他,王耀现在的所有行为举止都在模仿以前的伊万,并且他还自认为十分相像。

“……”

“?”

三、
阿尔弗雷德走掉了,临走前全程都在用奇怪的表情看他,那表情仿佛是伊万正站在他面前,喝着啤酒泪眼汪汪地和他说他失恋了。对,这是伊万和他说的,阿尔弗雷德认为伊万绝对干不出来的三件事。

干嘛啊。很奇怪吗?

王耀在目送他走远之后就躺下睡觉去了。
但是没想到刚睡下伊万的手机就响了。王耀以为是有谁找他,结果发现伊万在手机里定了闹钟。这点令王耀挺意外的。他似乎是要去参加一个宴会,闹钟已经持续几天都在这个时间响了,但具体的日期似乎是在后天,于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家中。

那么他这几天这个点要干什么?王耀疑惑地想,打算开始准备晚餐。

以及去阿尔弗雷德的家……王耀踌躇着,想到了刚才客人的眼神,苦笑着认真想了想应不应该和阿尔弗雷德发条消息推辞掉。

「在?」

「有事吗兄弟ψ(`∇´)ψ」

「如果是关于明天聚会的请假的话一律驳回当做没看到(๑>ڡ<)☆」

「……」

「有点事。」

「(;≥皿≤)我不管你都答应我了也说好不会不来的 」

「就这样拜拜下啦(´▽`)ノ♪」

说好不会不去?王耀冷笑了一声。既然那家伙那么在意我就代替他去好了,他可不能把从不食言的形象给崩坏掉。

手指一划把消息记录清除,王耀又想起刚才阿尔弗雷德夸张的颜文字,扑哧地一声便笑起来。
伊万的声音大笑起来意外的十分爽朗。

四、
结果王耀还是去睡了个觉。

醒来以后已经八点多了,他爬起来把放在厨房里准备好的晚餐吃了,接着闲得无聊打开了伊万放在桌子上的泛着淡淡蓝光的电脑。

王耀本意不是窥探他人隐私(虽说他现在就是伊万),仅仅只是想要打发时间而已,顺便看看伊万的电脑里有没有正常男人电脑里必有的东西,可他打开电脑之后竟然看到了一个类似写日记的软件,视线立马被那个小小的图标吸引,手一残又点开了那个软件。

〔3.15〕

〔娜塔和姐姐走掉了。〕

〔4.29〕

〔做噩梦了。〕

〔他穿着那件长衫,手里拿着匕首,尽力地向我刺过来。〕

〔一点都不疼,因为在他把刀刃捅进我身体前我就醒了。〕

〔5.11〕

〔那噩梦没有停止。〕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没有交换身体,是因为王耀对我的身体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之后的后遗症吗?〕

〔6.2〕
〔他终于把刀刃刺进来了。〕

王耀眨了眨眼睛,继续翻下去,但接下来却没什么都没有,这零星几个文档只有那么吝啬地几个句子,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机械在僵硬地诉说着微不足道的日常安排。

他知道伊万一直都在做噩梦,但他不知道会维持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这和伊万和他说的时间对不上,伊万所说的做噩梦的时间段只是短短的五天而不是日记中所记录下的几个月。

更让王耀震惊地是梦的内容。他在伊万的含糊其辞下假想过无数中可能,却始终没料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在梦中有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无数次地向伊万发出进攻,而伊万也没有任何反抗,直到那把刀刃终于埋进自己身体里。

他会是谁呢?王耀摸了摸下巴,犹犹豫豫地新建了个文档。

〔12.20〕

王耀最终还是迟疑着删除了“那个人是谁”这条留言,这个梦兴许代表了伊万的内心,他没有资格去窥探别人的世界。

正如他也不希望伊万过多地参与到自己的生活中一样。交换了身体就带着面具去饰演这个身体的主人,然后卸下了面具就还是自己,与彼此无关。他们并非要好的朋友也并非亲密的情侣,只是对方生命中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而已。

〔我……可以和你聊聊这件事,前提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注意休息,睡的熟的话按正常来说是不会生病的。〕

他叹了口气,想抽烟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王耀那个老烟鬼,家里并没有烟。

不知道伊万帮无药可救的王耀戒烟了没有,我可不想回去回去之后对烟草的渴望如同一个患有毒瘾的人,那肯定会被小菊笑死。

王耀用母语爆了句脏话。
伊万的身体去说中文有种方言的感觉。

TBC

【源藏】行走

花村驾校新年福袋
关键词:尼姑庵、无知的、点烟。

写出来的东西各种毛病,是一篇渣短,烂尾了,关键词有点强行。

标题和正文关系不大。

藏姐,ooc严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源氏进房的时候,半藏难得的在抽烟。
   有可能是最近的寒冷让她感到不适,也有可能是她看到花村的变化以后更加难得的怀旧起来了,人老了总是会时常念旧的。
   半藏放在嘴里的是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雕刻着古朴花纹的烟斗,里面放着的好像是她从岛田家仓库中翻出来的烟草。
   她连吸烟都像是专门训练过一样。源氏不止一次想过这样的女人若是换个信奉佛教的家庭生长,肯定会送到尼姑庵去。他并不很深刻的了解尼姑庵是什么,只是懂得浅显的其定义。他当时认为其条规十分符合那时的半藏。
   半藏注意到了他的来访,向他点了点头。
   啊,又来了。源氏想。自从回到花村,源氏发现半藏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变得规矩了起来,投足间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以家族为天的少主。
   但是源氏知道半藏变不回去的,因为那个少主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就死在了与胞弟的决斗中,他不会再出现了。
   “怎么了?”是半藏先开的口,她干哑的声音打断了源氏的回忆。
   “进来问问姐姐你要不要加件衣服。”源氏抖了抖手中的衣服,还没有等到半藏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走上前去,披在了她的身上。
    半藏拢了拢衣服以示接受了源氏的关心,接着放下了烟斗,拿起放在一旁的弓箭。
    “出去走走?”
    “好。”
    今年花村下的雪并不大,比不上源氏的记忆中的那场在岛田大名死前的最后一场雪,厚厚的雪甚至吞噬了小腿,他在雪地里艰难地走回家,路上还给半藏带了他精心挑选的,长在岛田城外的樱花。
    他也不知道那有没有被半藏珍惜着,兴许对方对此并不在意吧。源氏一直都觉得半藏比起他每次从外面带来的樱花要更喜欢岛田家无数次重金雇佣才换来的味道变得浓郁无比的花朵。
    那种生根在岛田家的品种,就宛如那时的半藏一般。无数次的训练才换来那个墨守陈规,顽固,完美的少主。
   源氏并不知道那些樱花是如何想的,反正他知道半藏是心甘情愿的。
   “源氏?”
   半藏注意到了源氏的分神。她停下了脚步,拉住了没注意她的动作而依旧向前走的源氏。金属的温度如若寒冰,冷得半藏习惯性地想要一缩,但最终没有收回手。
   “姐姐,怎么了吗?”
   源氏刚偏过头,半藏就在源氏的目光触及到她抓住智械的手臂的那一刹那松了手。
   “没。别再分心了。”
   在很久很久之前,尚稚嫩的灵雀抓着少主的手,大喊着绝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希望能让自己的姐姐因自己而动摇,而选择与自己同样的道路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时候的源氏在风月场所喝多了酒,醉醺醺地被她拉回来。等到源氏反应过来拉着他的人是他姐的时候,猛地一跃而起抓着半藏的手臂像个疯子似的吼叫。当时的半藏不以为然,当他只是喝酒喝懵了,哪料想的到那是源氏一直不肯吐露的心里话。
   “……”
   源氏没有说话,只是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抬起了手。
  
   很多年前,源氏曾在这条路上摔倒过。当时半藏紧张得都要落下泪来,最后还是他抱着抽噎的半藏安慰她。
    很多年后,源氏在这条路上又一次抱住了心怀愧疚的半藏,回应他存放在角落,从未说出口的话语。
   “没关系的,半藏。”
    看吧,一模一样。

一个梗,bug很多。
含天使x藏,源藏,性转,私设。